阿拉法化療飲食特的熱情送別
  會見結束時,我萬利多製冰機站起身來,伸出手去要與他握手告別,沒想到他卻笑著連連說“不”。我一時不明白他的意思。他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不忙握手道別,他要送送我,接著就拉著我的手向會客廳大門走去。走到門口時,他雖然鬆開了拉著我的手,卻未停步,仍繼續送我。
  陳來元褐藻糖膠(中國前駐萊索托、納米比亞大使)
  身穿墨綠色軍裝、頭戴阿拉伯黑白方格頭巾,巴勒斯坦前總統、巴民族權力機構前主席阿拉法特的這一形象早已深入人心。我在中國駐以色列大使館任臨時代辦時,有幸去加沙會見阿拉法特,支票借款他為和平忘我工作的精神和謙和的品格,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1995年6月的一天,中國駐以色列大使館接到了巴勒斯坦總統辦公室的電話,對方說阿拉法特總統要在第二天上午10點會見我巴里島館大使。
  鑒於當時林真大使暫不在以色列,我作為大使館臨時代辦,第二天一早就與使館政治處主任華寧驅車去了位於加沙的巴勒斯坦總統府。
  當時,中國和一些國家尚未在巴設立辦事處,有事需要商談時,阿拉法特往往會請有關國家駐以色列的使節去加沙見他。
  到達目的地後,總統府典禮官將我引上二樓的總統會客廳。阿拉法特像見到老朋友一樣微笑著與我握手,對我表示歡迎。落座寒暄幾句後,他就直接進入了主題:“代辦先生,今天我請你來,主要是向中國這個巴勒斯坦的好朋友通報一下近一個時期巴以談判及中東和談的有關情況。”
  當時,包括巴勒斯坦在內的有關阿拉伯國家正和以色列拉賓政府舉行和談,中東和平進程正在艱難曲折中緩慢向前發展。
  阿拉法特首先向我介紹了巴以談判的進展情況、困難所在、巴方立場及中東和談形勢,接著對中國一貫支持巴勒斯坦和阿拉伯正義事業表示感謝,希望中國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和友好國家,在促進中東和平進程中繼續發揮重要作用。
  巴勒斯坦方面向有關國家的外交使節通報其外交政策和外交行動,本可由外交部門的負責人來做,但全身心致力於中東和平的阿拉法特認為,中東和談是巴勒斯坦和阿以衝突各方壓倒一切的大事,他必須全力以赴。
  他對我說:“中東和談十分重要,我要向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隨時通報和談的進展情況,闡明巴方的立場,以爭取聯合國及其安理會5常對中東和談及對巴方立場的更多支持。我本可以採取集體通報的形式,但覺得還是一家一家分別通報的好。今天是向中方通報,我還要與聯合國安理會其他4個常任理事國駐以色列的外交使節一個個單獨談。”
  阿拉法特的和平主張和努力在巴勒斯坦和國際上得到了廣泛支持,但也遭到了一小撮反和極端勢力的反對和阻撓,還有人對他採取了暗殺行動。但他說:“我自己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巴勒斯坦人民。”
  阿拉法特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從1964年起,他對中國進行過14次訪問,對中國一貫支持巴勒斯坦和阿拉伯正義事業懷有深深的感激之情。在我們的會見中,他對中國的友好情誼溢於言表。
  會見結束時,我站起身來,伸出手去要與他握手告別,沒想到他卻笑著連連說“不”。我一時不明白他的意思。他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不忙握手道別,他要送送我,接著就拉著我的手向會客廳大門走去。
  這時我以為他要送我到會客廳門口再告別,誰知走到門口時,他雖然鬆開了拉著我的手,卻未停步,仍繼續送我,從二樓經過一條長長的走廊,再走下樓梯,一直把我送到一樓大門口,才與我熱烈擁抱並握手告別。
  分別前,他又說要將記者攝下的他與我的合影送一兩張給我。一個星期後,我收到了他的辦公室寄來的照片。
  時至今日,我一直珍藏著這些照片,並將其中的一張嵌在相框里,陳列在家中的書櫃里。
  在我的外交生涯中,曾見過不少外國領導人和其他高級官員,但會見後像阿拉法特這樣熱情送我的僅有這一次,會見後對方主動贈送與我合影照片的,也僅有這一次。
  來源:2014年1月8日出版的《環球》雜誌 第1期
  《環球》雜誌授權使用,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本刊聯繫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美國留學

jj33jjffw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