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賀卡”從泛濫到消失,是作風改進的一個縮影。
  在過去相當長時間里,“賀卡漫天飛”是年末一道獨特風景,不少賀卡印製奢華,浪費嚴重,看似“鵝毛之禮”,暗藏“四風”之弊。2013年10月31日,中央紀委下發《關於嚴禁公款購買印製寄送賀年卡等物品的通知》。重拳整治下,“公款賀卡”漸漸淡出公眾生活。
  今天,讓我們跟隨一張賀卡“旅行”的腳步,追蹤“公款賀卡禁令”帶給人們生活與觀念的點滴改變,探尋作風之變的深層律動。
  第一站:制卡者
  “自己生意冷清了,但抓‘公款賀卡’確實抓對了”
  八項規定出台前,每到元旦前一兩個月,都是老侯最忙的時候。
  老侯是北京書銘印刷公司老闆。“這以前好多年,我們從十一月就忙開了,一直要忙到春節前,那時候工人們通宵加班,屋子裡常常堆滿了盒飯。”老侯回憶,“大客戶往往都是公家單位,一個訂單就是幾千張,不少單位和領導,還真將這賀卡挺當回事兒的。”
  老侯記得,賀卡往往是一把手親自審定,還曾經有單位搞了個“賀卡展覽”,羅列了上百種賀卡,讓處級以上幹部投票選擇。老侯分析:“這些單位之所以如此重視賀卡,其實主要是將賀卡看成了比豪華、比檔次的東西。”
  “一張小賀卡,成本並不低。”老侯透底說,不少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的賀卡都要求用最好的紙張,工藝、設計也是精雕細琢,加上郵寄費用,一張賀卡成本最低也要20元。而且,一個單位往往要做很多種,有註明單位名字的“通用版”,有署上領導名字的“豪華版”,還有各個部門的“定製版”。“一個單位每年花在賀卡上的錢,往往高達四五十萬元。”
  高峰時候,老侯曾經一年製作十幾萬張賀卡。如今情況大變,公款印製單子絕跡了,老侯的賀卡生意冷清了許多。他不得不及時轉型,搞起了藝術品仿真複製,今年還得了一個數碼印品大獎賽金獎,生意也漸漸好了起來。
  回想起以前賀卡大賣的情形,老侯並不眷戀。“中央從小事入手,抓公款送賀卡,公家改作風,社會變風氣,我覺得抓到了點子上,確實是抓對了!”
  第二站:送卡者
  “這慣例說改就改掉了,也將我們‘解放’了”
  “以前每到年末都要寄賀卡、送台歷,這慣例說改就改掉了。”說起變化,老田很是感慨。
  老田是山東某國有石化企業部門負責人。“以往每年元旦前,我們都會送出去不少賀卡、年曆、台歷等,除少部分分發給自己員工外,主要還是以單位名義贈送,有的是出於業務往來的人情考慮,有的是送給各級部門領導,一年都得寄送千多份,後來逐漸就成為了一種負擔。”
  “送賀卡事情雖小,可還真是個細活兒。”老田說,你得認真列出名單來,送給哪些單位,送給哪些領導,這些都得講究,一個都不能少。除以單位名義送的外,自己的領導有時還會將一個通訊錄交給他們,讓他們照著地址填寫,領導再簽上名字寄出去。“這事兒做起來真是很繁複、很麻煩。”
  談起以往的“賀卡往來”,老田至今仍然覺得頗為無奈,“有時真不想做這事兒了,可那時風氣如此,別人都送,你不送,就不是那麼個事。”他舉例說,有的客戶或領導收到了其他幾家同行公司的賀卡,唯獨我們沒送,那我們在面子上就過不去,以後往來有時還真會受點兒影響。
  “年底本來就是我們最忙的時候,結果還要選賀卡、做賀卡、郵賀卡,占用大量時間、精力和財力,造成巨大浪費。‘賀卡禁令’出台,我們從內心擁護,覺得這決定太對人心了。”說話間,老田輕輕吁了口氣,“說實話,這不只為企業減少一塊支出,我們更重要的感覺是自己‘解放’出來了!人力精力省下來,可以乾更多更實在更有用的工作。”
  第三站:分揀者
  “公款賀卡消失了,現在‘轉型’分揀網購包裹,這才叫幹得值”
  老張是個“老郵政”,多年來一直在北京郵區從事郵件分揀工作。
  “幾千平方米的分揀車間,偌大的地面上鋪著厚厚一層,清一色全是賀卡。”老張對此前“賀卡泛濫”的情形記憶深刻,“滿車間的卡片就跟下了大雪一樣,走進去可以把小腿給淹沒。”
  那時每到年末,分揀員就得連軸轉,根本顧不上休息。特別是聖誕、元旦兩節前“賀卡旅行”高峰,全局都會動員起來支援一線,連局長都得上“戰場”,參加賀卡分揀。
  由於郵編錯碼,不少賀卡只能通過人工查看地址進行分揀。老張同事中有位“勞模”,領著一個班組,專門負責處理郵編錯碼的賀卡,他揮臂一次分揀一張賀卡,每天揮臂至少2萬餘次。“其他小組分揀的都是郵編清楚的賀卡,揮臂次數比這還要多!” 老張說, “一天干下來,不停地揮臂,整個人都麻木了。”
  “去年,上面下禁令了,公款賀卡一下子就銷聲匿跡了,只剩下一些私人寄送的明信片了,零零星星的。”老張感慨道,“現在想來,那時分揀賀卡超負荷地工作,但其實並沒有什麼實際價值,你送過來他寄過去的,無用又無效,最後只有廢棄,這是一種典型的鋪張浪費。”
  如今“公款賀卡”消失了,老張和同事們的工作也“轉型”了,分揀網購包裹成了時下的重頭工作,每到年節工作更多也更重。“現在依然很累很辛苦,但大伙覺得這事兒幹得值!”
  第四站:收卡者
  “沒了賀卡等雜七雜八的東西,心裡倒清爽了”
  “現在我自己不主動寄了,也不用老張羅著回了。”說起賀卡,老譚語氣輕鬆。
  老譚是某地級市國有資產監管機構一名領導,長期主抓國企監管工作,聯繫的企業不在少數,往年每到年底,賀卡是一個讓他頭疼不已的事兒,“一般都能收到百多張,其中95%以上都是單位寄送的,一看就是公款購買的,擱辦公桌上得堆一堆。”
  “很多賀卡祝福內容千篇一律,用的是一樣的句式一樣的詞,字也都是打印上去的。有的寄送者連簽個名都省了,也是電腦打印的,純粹就是個形式。”老譚說,這樣的賀卡他往往開封即棄,不少甚至都懶得打開。
  給老譚添了不少煩惱的是,許多賀卡還不得不回覆,不回顯得不禮貌,人家說你架子大,可一一回覆不僅占用時間,而且寫的還是寄卡人寫的那幾句套話,自己都覺得沒什麼意思。“一個本來表達感情的東西,卻硬生生變異成了一種精神負擔。”
  這種局面在去年突然有了根本變化。老譚說,“賀卡禁令”出台後,他就沒有收到類似的賀卡了,有同事想找一個台歷看著方便,還是自己跑去市場上買的,“現在偶爾收到三兩張賀卡,都是自己的朋友寄的,看著很溫暖,回覆也會用心寫上幾句心裡話。”
  “其實,沒有了賀卡台歷,沒了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並沒有感覺不好,心裡倒清爽了。”老譚說,現在他去企業或企業來他這,有什麼事兒說什麼事兒,有什麼問題解決什麼問題,大家都覺得更輕鬆了。(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餘 蕊 趙 兵 韓亞棟 周繼堅)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美國留學

jj33jjffw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